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综艺节目 >

《青春有你》一场没有输家的流量收割盛宴

2020-07-03 21:37综艺节目 人已围观

简介《青你2》成团,《创造营2020》进入后半程,2020年的造星运动依旧如火如荼。 而另一边,前辈的男团女团们已经消失不见,江湖无言。偶像团体成团即巅峰,出道即失业成为普遍现象。...

  《青你2》成团,《创造营2020》进入后半程,2020年的造星运动依旧如火如荼。

  而另一边,前辈的男团女团们已经消失不见,江湖无言。偶像团体成团即巅峰,出道即失业成为普遍现象。淘汰,被踩上了加速的油门。

  然而,依旧有大量的资本前赴后继地奔进这个造星的赛道。因为在这场选手造梦,资本收钱,观众买单的流量盛宴中,没有人是输家。

  平台作为发起方是最大的赢家,既收获了广告费,会员收益,又收获了节目带来的平台观看流量增长、用户增长、口碑增长。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青你1》有14个品牌投放,而到了2020年《青你2》获得的品牌投放与IP授权合作客户达到21个,涵盖电器、旅游、食品、日化多领域,从平民到高端全都有。

  2月21日爱奇艺发布了斩颜App,一个主打彩妆的独立内容电商平台。随后《青你2》训练生全员入驻,分别推出“青听你”音频活动和“少女研究所”活动。到3月26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青你2》为斩颜带来15000个新用户,500%的增长。

  爱奇艺旗下另一个专注卖明星周边的平台“饭饭星球”靠卖《青你2》的周边狂赚近千万,APP日活增长386%。

  而爱奇艺今年推出的中短视频平台随刻也设置了《青你2》的专区,80天吸纳1.5万创作者,生产UGC内容7万多条,产生互动403万次。

  除了广告赞助和平台流量外,如果节目能火,平台还能得到大把经纪收入。选秀出道的偶像团体由平台成立新的经纪公司进行运营,而非原经纪公司。以火箭少女为例,在为期两年的成团期间,由腾讯旗下的哇唧唧哇承担经纪运营。

  根据业内人士的爆料,火箭少女中的高人气成员单个代言费都在千万级别。2200万可以打包带走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包括2-3天行程,广告拍摄和宣传,品牌活动出席。

  但是,经营偶像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的事。韩国拥有如此成熟的造星产业链,也只有SM、YG这种在资源、资金、品牌、品控上都有巨大优势的头部公司,配合完备的偶像产业基础,才能推出有持续影响力的偶像组合。尽管如此,韩国过去十年推出了480多个偶像团体,能够存活至今的寥寥无几。

  在国内,经纪公司没有自我造血能力,只能依赖综艺平台。综艺平台救的了一时,但是在缺乏后续产业链的情况下,也帮不了一世。不过,目前看来,平台也并没有打算真的打造一个长期火爆的偶团。

  众所周知,综艺团体的成团期一般只有两年。对于综艺平台来说,只要红两年就够了,再红下去,经纪约不在自己手上,再多利益的也和自己无关。

  更何况,只要在第一年赚到足够的钱,第二年,就是新的赛季,新的选手,新的偶像。明日黄花,哪里值得平台再费心思呢?在娱乐圈这种前浪后浪更新迭代如此迅速的地方,被放弃根本不需要两年。

  转化率上,垄断了各大偶像选秀节目的乳业品牌方们想出了一个妙招:购买赞助商产品,就能给你心仪的妹妹送上宝贵的一票!以《青你2》的赞助商真果粒为例,一箱花果轻乳可以兑换15个助力值,也就是粉丝口中的“奶票”。

  俗话说不能为偶像买单的粉丝不是好韭菜。截止5月30日,第一名刘雨昕的饮料总额超过1400万,前14名加起来超过7500万。

  只要搭上粉圈这辆高速列车,既收获销量又收获知名度,这也是诸多品牌方争相抢滩选秀节目合作的原因。

  2018年,《创造101》的导演孙莉从腾讯手里接过《Produce101》的中国版权,去北京、上海、广州各地考察了457家公司和院校,13778名练习生,选出了101位参赛的女孩子。

  2018年的主场是练习生制度的经纪公司,倾其所有只为打造偶像。模仿日本AKB48的丝芭传媒和模仿韩国YG、SM的乐华传媒为两派代表。

  前者的代表女团SNH48只能活在宅男这个小众圈子里,后者在没有体系的国内娱乐圈里维持着高投入和低产出的状态。后来通过火箭少女出道的yamy说,她当时所在的女团只有一场发布会证明她们来过。

  选秀综艺的出现正好给了这些经纪公司一个“去库存”的机会。红了就回回血,不红也不会更差了。

  尽管这样,当时的制片人都艳已经很兴奋:“这101个女孩子背后是不同的经纪公司、不同的公司符号和不同的生长环境。”当时的她不知道,两年之后,这个团体会变得更加庞杂。

  火箭少女的成功出圈给市场打了一针鸡血,大量新的资本涌入,抱着赌博的心态,抢注下一个杨超越。

  在参与《青你2》的46家经纪公司中有14家是18年及以后才成立的,一半以上的公司并不是专业的偶像经济公司,甚至有从音乐公司、影视公司、MCN转型而来。

  对比传统练习生公司动辄单人百万的投入标准,这些公司只能说是来《青你2》蹭热度的,能够出名/出圈就是一本万利,默默无闻被淘汰公司也不会损失什么,该当网红当网红,该当演员当演员,该当歌手当歌手。

  比如差5票和女团失之交臂的乃万,靠着网友的惋惜成为本场选秀后热度最高的选手。实际上她的母公司夏季之声,拥有MTA天漠音乐节、张北草原音乐节、WR/OC 潮流音乐节等多个音乐节IP。可以预料的是,哪怕乃万不能进团,靠这一波热度和公司自有资源也不怕没有演出机会。

  大部分观众与其说是追星,不如说是看一场大型的综艺,刺激又养眼,还可以找到共同话题,免得没朋友。既避免在秦牛正威唱完RAP后穿着一袭淡黄的长裙去上班,也避免以下这种与整个朋友圈格格不入的场景发生。

  而偶像本身就是快消费品。在这一场造星运动中,节目组是工厂,观众是顾客,而顾客是上帝。

  这一届顾客向往不费吹灰之力的成功,和人畜无害的笑料。正如女界魏璎珞,男界《庆余年》,卖惨已经low了,爽文剧本才吃香。

  可以看出来《青你2》《创造营2020》打造的出圈人设既爽又趣:嗲精公主虞书欣、超级敢说陈卓璇、灵魂Reader秦牛正威、美少女企业家林小宅,总之你想要的它都有。废话不要多说,拿走我的VIP,PickPickPick。

  而对于真正混粉圈的追星女孩来说,三年追六百个偶像,墙头满地,糊一个两个不成问题。

  更何况,国内男团女团的粉丝群体中,唯粉远远多于团粉。从《青你2》成团夜的评论中就可以看出,对陆柯燃深恶痛绝的粉丝对整个组合又有几分忠诚?

  常规操作是,自己的偶像略微有一点超人的成绩,就觉得是团队拖累了自己家妹妹,恨不得早糊早了事。用饭圈的话说就是:“抱走我家宝宝,我们不约。”等到大家都不约了,团自然而然也就糊了。

  因此,大家本着有钱不赚王八蛋的心态争先入局,参加了就是赚到,糊不糊的另说。唯一有风险的就是选手本身,消费了梦想却火不了两个月。但是,一夜成名,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

  这一场场全民狂欢,不过是一次次皆大欢喜的流量收割盛宴,此起彼伏,不会停下。

Tags: 青春有你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53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