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综合 >

侯江:当白求恩变成了司徒雷登

2020-04-01 01:56新闻综合 人已围观

简介卢安克的博客关闭了。究竟是自愿关闭的还是被关闭的,不太好说。可是,卢安克又是谁呢?今年32岁的德国志愿者卢安克被网友称为洋雷锋,他在广西支教10年。但是,他也可能因为没...

  卢安克的博客关闭了。究竟是自愿关闭的还是被关闭的,不太好说。可是,卢安克又是谁呢?今年32岁的德国“志愿者”卢安克被网友称为“洋雷锋”,他在广西支教10年。但是,他也可能因为“没有做志愿者和教师的资格”离开中国。不过卢安克在其博客的关闭声明中说,这是一个“完全自愿的决定”。据媒体报道,原因可能与其谈论“中国教育和留守儿童的话题”有关。

  当年,白求恩“去年春上到延安”时,有没有咱们给颁发的行医资格证书,似乎没有史料详细记载。但是白求恩把自己的生命和他对于正义感的执着追求永远留在了中国的土地上,毛主席写的《纪念白求恩》,恐怕不少人都能整章背诵。

  中国人对待朋友,从来都是抱着一种“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情感的。当然,也许人无完人,朋友们也未必就完全没有缺点、没有做得不当的地方。但是,看人总要看大的方面,总要看人家的本意究竟是什么。

  把卢安克定性为朋友不知是不是合适,但他在广西支教10年,这种行为,除了居心叵测的敌人以外,还真是没什么人能坚持得下来。再说,2010年初,中央电视台《面对面》播出了对卢安克的专访,我们也许可以相信央视的警惕性和判断力。卢安克有关留守儿童的言论,可能会让一些人不太舒服。但是,我们首先要看人家说的是不是事实。如果是事实,我们应该首先感谢人家戳到了我们的痛处,让我们看到了自身的丑陋或者病灶,给了我们改进和疗伤的机会。当然,有些伤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治得好的,我们也应该让朋友再给我们一些时间,以诚意去对待善意的批评。

  如今,卢安克的处境很艰难。他说:“我不是本国人,还是去管一些外来人不应该管的事情,使得本国人有些难受。为了不伤害你们的自尊感,我是不应该管留守儿童的事情。但是如果我放弃,我的学生又很难过。这种矛盾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让外面的人知道,就没有人因为我的行为而难受。”“最终还有越来越多人为我难受,但我真不希望别人因为我而难受。”

  尽管卢安克不想让人替他难受,但是,我们(绝不代表那些要赶他走的人)没法不难受。试想,如果他不为他的学生们说话,他大概还可以安安静静顶着一个“洋雷锋”的名声做他喜爱的工作。但不幸的是他仗义执言了。于是,十年来没有人追究的“志愿者和教师的资格”开始被追究,博客也被自愿关闭,人也可能呆不住了。中国人讲究家丑不外扬,他犯忌了,犯忌的后果就是朋友当不成,从白求恩变成了司徒雷登。

  当一个人突然从白求恩变成司徒雷登的时候,我们试想一下,还会有多少白求恩敢来无私奉献呢? F102

Tags: 卢安克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63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