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综合 >

“德国孔子”卢安克:人的强大不是征服了什么

2020-03-30 20:10新闻综合 人已围观

简介《感动中国》是央视的一档名牌节目,该节目被誉为中国人的年度精神史诗。 在2006年感动中国人物里,竟站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这个人是德国人卢安克。多年来,卢安克一直致...

  《感动中国》是央视的一档名牌节目,该节目被誉为“中国人的年度精神史诗”。

  在2006年“感动中国”人物里,竟站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这个人是德国人卢安克。多年来,卢安克一直致力于中国乡村的教育工作。2006年,他的事迹经央视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在金钱至上、娱乐至死的时代,身为一个外国人,卢安克能为中国乡村教育默默奉献十几载,这种格局令人钦佩。

  卢安克生于1968年,毕业于汉堡美术学院。1990夏天,他第一次来到中国,从此和中国结下不解之缘。从1997年起,他开始在广西板烈山区义务支教,一干就是十几年。他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中国的孩子们。

  当时,板烈地区经济落后,村民们活得很麻木。当他们看到卢安克住进村子时,都觉得他放着好日子不过,却跑到山沟来生活,真是个大怪人。在板烈小学支教期间,卢安克不拿一分钱工资,生活极为俭朴。他唯一的生活来源,是父母每年寄来的4800元人民币。而这些钱里的大部分,都被他用来复印资料和捐款了。

  卢安克觉得,教育最重要的是以身示范。他相信当自己凡事都做得很好时,村民也会受到影响,慢慢改变他们自己,久而久之,整个村庄的面貌也会焕然一新。在其后的十几年里,卢安克一直身体力行,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给村民们做示范。渐渐地,村民们开始理解卢安克的良苦用心,并接受了这位洋老师。

  《是什么带来力量:乡村儿童的教育》是卢安克的代表作。这本书既是一本乡村观察手册,也是一本教育的经典书籍。书中的内容,都是卢安克支教十几年的心得。卢安克认为,乡村教育研究要扎根于农村生活,教师只有和学生建立起充分信赖的关系,才能达到理想的教育效果。

  据当时板烈教育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板烈农村每10个孩子里,就有9个是留守儿童。

  数量如此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没有父母的关怀,教育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卢安克注意到这个问题后,随即开始在当地义务支教。教学的过程中,他一边摸索和研究教育方法,一边翻译了大量奥地利社会学家史代纳的著作。

  史代纳是人智学的创始人,人智学主张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人的智慧、人类以及宇宙万物之间的关系。卢安克深受史代纳思想的影响,在教学中,他活学活用这些思想,最终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教育理念。

  经过研究和实践,卢安克发现,让学生多接触生活,多接触大自然,就能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这样一来,学习效果也自然会变好。

  而激发学习欲望的第一步,是观察。一方面,卢安克鼓励学生们去亲近大自然,多观察身边的环境,比如花草树木,山川河流等,从中发现每一种事物的特点;另一方面,在学生观察自然的同时,卢安克自己也在观察学生们的表现。他会根据学生的不同表现和反馈,来随时调整自己的教学方式,以便让自己的教学方式能适应学生的实际情况。

  卢安克的这种教学理念,和孔子的教育思想很相似。孔子主张因材施教,就是从学生的实际情况出发,根据他们的个性差异,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

  卢安克认为教育的核心是,老师通过日常观察去了解学生的特点,然后用适用于学生的方式去教授学生,而不是反过来不顾学生实际情况,将书本知识硬往学生头脑里塞。他相信,每个小孩的天性都很好,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长,只要能让他们发挥出各自的特长,他们就有机会走出大山,实现梦想。

  此外,卢安克还主张通过融入自然环境,来唤醒孩子内心的灵性。比如,他会让孩子们在田里捉泥鳅,或者让孩子在田野里尽情奔跑。当孩子的身体融入大自然后,内在的灵性就会被唤醒。他们在大自然中学到的知识,远远大于通过课堂上学习的知识。

  支教期间,卢安克进行了一系列大胆的户外教学实验。比如,他带学生们到户外做团队游戏,教孩子们去观察植物的生长特点,并让孩子们把这些信息详细记录下来,从中发现和总结植物生长的规律。他还让学生们把所收获的知识以写作文和画水彩笔画的方式写出来、画出来,这种教学方式,让学生很有成就感,能极大调动起学生的学习兴趣,也唤起了学生内心的真实感情,让学生恢复了灵动柔软的天性。

  卢安克越来越发现,只有通过情感教育和脚踏实地的行动,才能让引导孩子们发生改变,并调动他们的主动性,让学生之间、以及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更为融洽。

  在教学中,卢安克发现,主流的教育模式只强调智力的作用,却忽略了行为对人的影响。而实际上,行为对人的影响也很大。学生们的很多行为都是无意识的,这背后有着深刻的心理原因。

  从本质上说,学习是一种潜意识,一种习惯,而不是一种刻意的行为。人的潜意识是一个逐渐被开发的过程,这就像要把一个沉睡中的人叫醒一样。一开始被叫醒的人可能会很不舒服,但等他睁开眼睛,适应了眼前的一切时,他看待世界的角度也会发生很大变化。正是在这种一次又一次的变化中,人才能够真正的成长和进步。

  卢安克认为,艺术创作对于学生人格的培养十分重要。艺术创作能激发人的情感,促进人的心灵成长,防止人的思维僵化。学生们共同参与一件事,完成一件艺术作品,每个人都有很强的参与感,而且会从中学到许多书本上所没有的知识,而且艺术还能够疗愈人心。

  但是,艺术教育不应该被割裂,比如单独上美术课,或单独上音乐课,这种教学方式对学生帮助不大。原因在于,各种艺术的本质是相通的,只有将艺术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和学习,才能融会贯通,最终掌握艺术的要领。

  为了激活学生们对于艺术细胞,卢安克动员学生们集体创作一部电视剧,电视剧的名字叫做《和平剑》。卢安克先自己编好这个故事的内容,然后亲自讲给班上的学生们听,并且鼓励学生们用水彩画把听到的故事画出来。当学生们对这个故事烂熟于心的时候,拍电视剧的时机就成熟了。

  卢安克怎么会想起来要拍电视剧呢?因为他觉得,拍摄电视剧可以将故事和美术、音乐等艺术形式融合在一起,比如布景会设计到美术,编曲配乐会涉及到音乐等。这样一来,艺术形式之间不再割裂,而是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这对学生的心智成长有很大的帮助。拍摄电视剧的过程,相当于是对学生心灵和行为的一种整合。

  电视剧里里,谁演哪个角色,都会采用全班集体投票的方式来决定。在拍摄过程中,卢安克不给学生作任何限制性的规定,完全让学生站在他所扮演的角色的立场自由发挥。

  在拍电视剧的过程中,班级的氛围变得更加积极向上,同学彼此之间的合作更加默契。最终,卢安克带领学生们完成了这部约40分钟的电视剧。拍完电视后,卢安克发现,对于和平、宽容、战争这些重大的问题,孩子们的理解比以前深刻了很多。这种感觉是卢安克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一种美好。他认为如果没有那部电视剧,学生们不会有如此深刻的认识。

  《和平剑》将书本知识和动手能力结合在一起,让学习变得轻松快乐,卢安克和学生之间也由此建立起更深的信任关系。

  支教十几年,卢安克最大的体会是,只有将老师和学生的命运连接在一起时,学生才可能真正接纳老师,并开始认真学习。老师的教学心态,将决定学生们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效果。

  尤其是对于年龄小的孩子们,老师对他们的影响就更大了。老师只要真心为孩子付出,孩子也会感受到,他们会对老师心悦诚服。到那个时候老师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学生自己就会解决一切问题。

  而如果情况反过来,老师不理解学生的天性,把学生的好奇心看作是孩子故意调皮捣蛋,那孩子就会和老师对着干。体悟到这一点后,卢安克努力放弃对孩子的一切偏见,他发现当自己不带有色眼镜看待孩子时,让孩子们遵从天性去做事时,孩子们往往能表现得更好。

  而且他还发现,有时学生所做的事情和他们的真实想法是反的。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其实是希望获得老师的关注。老师对学生是否有爱心,会直接影响学生的身心健康。比如老师如果很暴躁,学生的成长会受到影响,容易患上慢性病;如果老师不相信学生能做到某件事,学生就会产生障碍,没有动力去做那件事。

  总之,信任会带来很大的力量,老师越信任孩子们,孩子们就会表现得越好,相反,老师越不相信他们,孩子们就会表现得越差。

  短期志愿者无法真正帮助学生,因为留守儿童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不管你怎么说我,怎么评价我,都跟我无关。只有当你愿意长期真心待我时,你才能感动我,并改变我。短期志愿者不会把自己的命运与某个地方联系起来,因而他们无法与孩子们建立深度信任。其实,在每个孩子内心深处,都非常渴望老师能永远留下来。

  因此,卢安克认为乡村教育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要让老师给学生一种安全感,让学生相信老师永远不会抛弃他们。正是基于这种思想,卢安克才愿意在中国扎下根来,长期义务支教。他和孩子们一起学习,一起劳动,彼此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情感,也给孩子们打造了一个心灵港湾。

  卢安克相信,一个人只有先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才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在他身体力行的带动下,许多村民的思想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村民韦先生的儿子在上了卢老师美术课后,对画画产生兴趣。韦先生特意给孩子在县里报了美术班。如今,他的儿子即将参考中考,在外打工的韦先生特意请假回村,陪伴参加中考的儿子。韦先生说“我们也应该在我们小孩身边,卢安克一个外国人都来无私教我们的小孩,想一想,我们也应该陪在我们小孩的身边。”

  牙校长是板烈小学的负责人,他和卢安克共事最久。他的女儿在卢安克的教育下,对唱歌跳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牙校长经常反思卢安克的教育方式,他很认同卢安克的观点,他认为学生好动都是无意识的,是儿童的年龄特点决定的,因此,当孩子捣乱时,大人需要引导而非打压。

  在卢安克看来,纪律只能约束人的行为,却无法帮助人产生自我价值。只有一个人归属于某一事情或某一组织时,这个人才会有被认同感,他也才会有发自内心去做好一件事。中国的留守儿童普遍缺乏归属感,正因为如此,卢安克常常花大量时间和留守的孩子们呆在一起,陪他们玩泥巴,甚至和他们一起去犁地。有些学生说卢安克“像暖男一样”。

  尽管卢安克为孩子们付出了许多心血,但令人尴尬的是,外国人的身份始终是他融入中国社会的一道屏障。2012年前后,由于没有获得正式的志愿者身份,也没有获得教师资格证,卢安克不得不消失在大众视野里。

  “做别人不能做或不愿意做的事,我就有了价值。”这是卢安克的人生信念。在这种信念的影响下,他义务支教一干就是十几年,从不言苦。如今,“卢安克”这个名字已经转给了一家公益组织。板烈当地村民说,卢安克曾经短暂的回来过两次,但都因为签证和居留权的问题,他一直无法久留。

  2010年,卢安克被迫关停了他的博客。为此,他写了一个简短的关停声明。网页是黑底白字,上面写着——

  “之前能做的那些事情仅仅是我个人的一个梦想,我个人喜欢的一种生活,一种难得的机会。我从来不想组织别人,更不想评价别人。我只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自己去选择自己喜欢的或认为该追求的事情。没有什么必须的事情,更没有什么好和坏。我只想支持每一个人自己的选择。”

  回顾卢安克在华支教的经历,很少有人不被他所感动。然而2006年,在收到“感动中国”节目组的获奖通知时,卢安克却明确表示不想接受此奖,理由是,自己“从未想过要感动任何人。”

  生活中,卢安克是很内向羞涩的人,从不愿意抛头露面。2009年12月,经过多次沟通,卢安克终于接受了央视《面对面》栏目组的专访。节目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一夜之间卢安克成为名人。但出名也给卢安克带来很多困扰,使他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心无旁骛地教学。更令人意外的是,卢安克的事迹引发了当地政府对乡村教学的监管力度。这为后来卢安克不得不离开板烈埋下了伏笔。

  卢安克有一句名言,“人的强大不是征服了什么,而是承受了什么。” 在中国,卢安克这个名字,曾一度成为义务支教的代名词。对于教育,卢安克始终心怀强烈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出自于一个人对人类的大爱。卢安克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去感染村民,最终促使整个村子的人们在思想层面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大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真正的教育开始于自我教育,而自我教育开始于儿童对人的道德高尚和伟大的向往。” 以身示范,是教育的本质。卢安克义务支教十几年,无疑是对苏霍姆林斯基教育理念的最好诠释。

  当年,采访完卢安克后,柴静说:“其实教育永不停止,它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触碰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只要这样的传递和唤醒不会停止,我们就不会告别卢安克。”

  如今,卢安克已消失在大众视野中很多年了,然而仍然有很多人都记得他。在一篇关于卢安克的报道页面下方,有位网友写下了这样的留言——

  “你好!卢安克,不管你在这片土地上遭遇到多少冷漠、误解和排斥,不管你将来是否能在这片土地上立足,你都要相信,你不是孤独的一个人,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普通中国人,都愿意跟你站在一起,永远。”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国家要想强盛,必须教育先行。但是,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教育呢?是考卷上的标准答案重要?还是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更重要?德国人卢安克的支教事迹,除了带给我们深深的感动外,其实更值得我们去深刻地反思。

Tags: 卢安克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6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